你好!刘菊英――一对志愿者母女的故事

   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 谢志娟

 

  

  我的妈妈叫刘菊英,从2016年开始,她参加各种类型的志愿服务活动,在她的带动下,我也成为一名长期服务的志愿者。

  我们的家庭并不富裕,妈妈常年患病,家里还有年迈的姥姥,家庭开支都来源于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。

  因为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,我们也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回馈社会。妈妈总是忙碌在各个志愿服务岗位,从春运暖冬行动到一次次无偿献血、从军烈属慰问到帮扶孤寡老人、从无偿捐献遗体器官宣传到帮扶残疾青少年……

  妈妈参加志愿活动那么多次,只有一次因为走错了地点迟到三分钟。之后,她每次都是早到三四十分钟。只有我知道,她是怎样早早计划、早早出门,一趟趟换乘公交车才能提前到达。

  起初,我对妈妈忙碌于志愿服务难以理解。但当见到在我签订遗体器官无偿捐献志愿书时,偷偷落泪的妈妈;新冠肺炎疫情初期,焦急得像个孩子,不顾腿伤也要出份力的妈妈;在我见到,疫情期间劳累一整天疲惫不堪,路遇车祸仍要出手相助的妈妈……我明白这份对公益的热忱也是组成她的一部分,志愿服务早已融入她的生活。

  妈妈原本是个内向的人,说话声音也很小。这几年,她从参与到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,人越来越开朗。每周日,在帮助自闭症、智障儿童的周末小课堂上,妈妈最忙碌。三年了,那些孩子从最初的静坐几个小时沉默不语,到现在能够上台去跳舞、能够说“谢谢”、能够互相之间交朋友,妈妈最开心。有时候回到家很晚了,孩子们还会打电话给妈妈,虽然彼此都不知道在说什么,他们却能说很久。

  孩子们,和我一样,喜欢妈妈。

  人的时间有限、精力有限,当面对取舍时,妈妈的选择都是值得的。

  作为女儿,我为妈妈骄傲。

  

  我的女儿叫刘兰,我一个人把她从小带大,从没分开过,直到女儿上大学离开兰州。

  那段时间,我的心里空空的,不想说话不想与人交流。除了心脏病、风湿、那时又新得了肺病,我觉得自己都快抑郁了。直到志愿者再一次到家里看望我时,我想,也许我也可以做些什么。

  我和母亲还有女儿生活在一起,我从小身体不好,读到小学三年级就再没读书。一心想让女儿多学些知识,孩子学业靠亲戚借钱、朋友相助、好心人资助一步步读到今天。

  刚开始我也不知道啥叫志愿者,就想着别人帮我这么多,我能帮到别人一定要帮。后来我加入兰州市城关区阳光公益志愿服务中心,参与的活动就更多了。女儿放寒假回来后,看我忙忙碌碌,人却精神了许多,替我高兴。慢慢地,她也和我一起去帮助别人。

  女儿真是好娃娃,干活从不怕苦。冰天雪地,她搬着那么重的物资去山区小学;春运车站,她跑前跑后帮着老人孩子上车下车;去年疫情期间,她在社区执勤86天,开始人们不理解、质问争吵都免不了,后来居民那么信任地向她问这问那,她又高兴地像个孩子。

  可不就是个孩子?女儿虽然22了,可在妈妈眼里,哪个儿女不永远是孩子。

  2019年1月2日,女儿作为第一个甘肃籍大学生签了遗体器官无偿捐献志愿书,虽然之前我也签了,可当20岁的女儿做出这个决定时,我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。

  女儿成为志愿者有3年时间,志愿服务时长2600多个小时。帮助别人没耽误女儿学习,她把时间处理得很好。我也看到女儿越来越开朗,她说,妈妈,我原来觉得只有自己眼前那点事,现在我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和时代紧紧相连,和国家紧紧相连。

  大学毕业时,女儿被评为河北省普通高校优秀毕业生。最近她准备考研,想学教育专业以后当老师,还报名申请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志愿者……

  女儿的心愿我都支持,我为她骄傲。

  

  3月3日,夜已深,刘菊英和刘兰仍在忙碌。

  3月5日,学雷锋纪念日临近,各类志愿服务活动接连开展。刘菊英为第二天一早举行的一场活动做着准备,刘兰为林林总总的宣传事务忙碌。

  明天早上醒来,因为一夜呼吸困难,刘菊英的脸和手一定还会肿着,女儿也一定会看出妈妈的气色不好,但妈妈一定会笑着对女儿说,“没事的,妈最近是胖啦!一忙起来啥事也没了。”

  女儿心里怎么会不知道呢,相依为命至今,瘦小的妈妈承担了多少,怎会不知?可是,妈妈,你选择以最大的善意回报社会。女儿也只想和您一样,力所能及帮助别人,做一个朴素的好人。

  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