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旬皮黄犹有憾 来生还续氍毹梦

  作者:牛春梅

  “我爱我的京剧事业。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不会放弃对京剧的追求,我总要再为她做点什么事。”在2019年出版的《杜近芳口述实录》中,杜近芳如是说。令人遗憾的是,4月17日晚22时26分,杜近芳在北京逝世,享年89岁,只余下一部部经典作品让后人受益。八旬皮黄犹有憾,来生还续氍毹(qúshū)梦!

  孤儿却成为舞台上的幸运儿

  京剧小生名家叶少兰听到杜近芳去世的消息后,非常悲痛,他说这是京剧界乃至整个文艺界的损失,“杜近芳老师是杰出的,她为京剧整体事业、京剧的继承发展弘扬、京剧人才的培养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”

  这位杰出的艺术家,一路走来并不容易。一出生就成了孤儿的她,先是被送到唱戏的陈喜光家,3岁开始学戏。后来,陈家没落,为了给家里减负,她自愿让杜菊初抚养自己。专门收养小孩学戏,为了学成后牟利的杜菊初提出,日后杜近芳唱戏的营业收入两家分账,但直到最后,杜菊初也没有给过杜近芳和她父亲一分钱。新中国成立后,杜菊初还想将杜近芳带去香港,在周总理的关怀下,在王瑶卿、梅兰芳等人的帮助下,他才交出卖身契,而杜近芳获得了真正的解放。随后,她进入国家京剧院前身——中国戏曲研究院实验京剧团,成为新中国的艺术家,与李少春、袁世海、叶盛兰等人固定合作,并称“四大头牌”。

  即便如此,在自传中杜近芳却说自己是“幸运儿”。她的幸运之处在于,有着作为一个京剧演员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,圆润透亮的嗓音是标准的旦角嗓。面对这样优秀的好苗子,各位大师都愿意出手助她一臂之力。

  1945年初,杜近芳拜王瑶卿为师,每天早上先在杜家拖地板、刷茶碗、刷马桶,干完活儿去找老师学戏。很快,她在舞台上崭露头角,1949年和李少春、袁世海、姜妙香等名家合作,16岁就实现了“挑帘红”。

  借着这次成功的契机,王瑶卿又推荐她向梅兰芳学习。梅大师也是尽心竭力、全面细致地传艺,为她做特殊安排。甚至,她取“近芳”这个名字也是梅大师的意思。

  “一天到晚钻到戏里”的戏痴

  在长达7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,杜近芳除整理上演了许多传统戏,还创演了《白蛇传》《柳荫记》《谢瑶环》《桃花扇》《西厢记》《白毛女》《红色娘子军》等几十出新编历史京剧和现代戏。

  在叶少兰看来,杜近芳的成功不是偶然的,“她的从艺经历很深,学得多,见得多,实践多,又有大艺术家手把手地教她演戏,或和她同台演出。”杜近芳在《西厢记》中创造的别有风格又恰到好处的红娘形象,让叶少兰印象深刻。

  大师教导是一方面,她自身的努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。2020年7月,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录制“老艺术家谈戏说艺”访谈专题片时,基金会副秘书长洪业有幸和杜近芳有过近距离接触。亲眼看到杜先生的生活状态,让她终于明白杜先生常说自己“我是一天到晚钻到戏里”不是一句虚话,而是她的生活常态。老人家住的是一个又老又小的房子,一台老式电视机主要是为了看戏曲节目,饮食以省时营养为主,为的就是把更多时间投入到戏曲当中,“现在国家对我们京剧演员很好,我很满足,我得腾出工夫来给学生教戏,还要多看书、多看资料,研究新的京剧剧本。”

  杜近芳对京剧事业的痴迷有目共睹。她最担心浪费时间,影响研究艺术。据说,每逢节假日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应酬,她会在家门上贴条,并插上两个红包,上写:“家中无人,来人留言,若有红白喜事请自取。”有人问杜近芳:“您一个人呆在家里寂寞吗?”她回答:“我忙着呢!”创作京剧《谢瑶环》时,为了深入分析剧本,她把自己关在房里,将剧本一页一页地拆开,围着墙壁贴了八圈,一连7天不出房门。

  技艺和温暖都将传递下去

  叶少兰十几岁时,在家里看到过父亲叶盛兰手把手地教授杜近芳《木兰从军》,“父亲那时候演出任务很多,很忙,但他依然一点一点从基本功开始教杜近芳。”叶少兰没想到的是,二十多年后杜近芳又把从叶盛兰身上感受到的温暖传递到他身上,重启了他的舞台生涯。

  1979年重排《谢瑶环》,杜近芳让叶少兰出演袁行健。当时叶少兰已经离开舞台好多年,很多人对他演出这么重要的角色都感到没有把握。但杜近芳知道,叶少兰从没放弃为京剧小生事业努力,坚信他能演好这个角色。排演时,她总是给叶少兰鼓励和指导,无论调门还是表演处理,都去适应他的条件。《谢瑶环》获得成功后,他们又合作了《白蛇传》,叶少兰的艺术生命在舞台上重新绽放。

  虽然理性上知道和师父分别的这一天终会到来,但丁晓君还是觉得无法面对现实,一开口就掉泪。十几年来跟随师父学习,丁晓君听到、看到的是这位京剧大家对京剧艺术的忘我、执着和一丝不苟,“那是我人生最大的精神财富。”在跟随杜老师学习的过程中,她更真切地感受到京剧艺术的真谛,更懂得了什么叫戏比天大。

  在弟子窦晓璇的记忆里,老师常说“我这辈子,戏没唱够,下辈子哪怕唱丑也要唱戏。”正因如此,她在教学生的时候毫不惜力。有一次在教窦晓璇《霸王别姬》的剑舞时,八十多岁的她嫌自己脚下不利落,干脆把鞋脱了,光着脚一遍一遍示范。

  杜近芳常对窦晓璇说:“不要老唱我的戏,要有你自己的戏。”“未来的日子,我要演好师父的戏,还要像师父期许的那样,排演更多自己的戏。”窦晓璇说,这是对师父最好的纪念。(牛春梅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